v2.0_cbwm.jpg
v2.0_ylfs.jpg
当前位置::首页 > 新媒体
门前的小溪你去哪儿了
来源:乌兰察布文明网 发布时间:2018-03-01

  

  

  在我的记忆里,村里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,正好流经我家门口。小溪清澈见底,刚没过大人的脚踝,溪里游着的小鱼儿象柳叶,每逢夏秋两季的中午,村里的女人们聚在小溪旁洗衣、聊天或剪豆角,“咚、咚、咚”的捣衣声和女人们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,构成一幅美丽而生动活泼的农村风情画。

  每到这时,我和小伙伴们便在上游抓小鱼儿、打水仗。四五六七岁的小伙伴们都清一色“红麻不溜”地裸着身子。大概是穷的缘故吧,弄一只装小鱼儿的瓶子竟是件十分奢侈的事,所以大多数伙伴手里仅握着半只碗或一块瓦片装小鱼儿。 小伙伴们渴了就喝口溪水,跑累了就直接坐在小溪里歇会儿。那时,小伙伴们经常为抢小鱼而“翻脸”,甚至“大打出手”,多数情形是大一些的孩子出面裁决,然后,错的一方“认输”再接着玩儿。有时,打出了“热鼻血”,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地跑到大人们那里反映“情况”,家长便站出来向对方孩子道歉,这时,打人的那个伙伴如果跑慢了,免不了屁股上让爹妈一顿乱掴。 不知听谁说,喝了小鱼儿能清火解热。在那个药片片比金币精贵的年代里,无疑给了伙伴们又一个惊喜。几个小伙伴试着把小鱼儿喝进嘴里但很快又吐出来,虽然进出口仅在瞬间,但也足以伤害了小鱼儿性命。看着停止了游动的小鱼儿,伙伴们无不感到惋惜和后悔。 小伙伴们见我的小鱼儿抓得多,便围过来鼓动着让我喝,一个年龄比我大点儿的伙伴甚至威胁说:“不喝,就是胆小鬼,就分了你的小鱼儿”。 为了证明自己是“男子汉”,也为了守护自己的“劳动果实”,我连续成功地喝下了三只小鱼儿。

  后来,不知哪年哪月哪天,小溪干涸了,女人们也有了“节水”意识,各自在家里用起了洗衣机,孩子们个个成了精贵的“小皇帝”,抱着自己钟爱的玩具玩儿。我每逢探亲回到村里时,总会在记忆中的小溪(如今已成了路)旁呆呆地立着,童年的小溪在我心头流淌,小鱼儿依然在我的梦里。 我多么想大喝一声,门前的小溪你去哪儿了?

  (作者 上官农夫 编辑 何亚楠)

上一篇:文章标题
下一篇:下一文章标题